<var id="rzr1n"><video id="rzr1n"></video></var>
<var id="rzr1n"><span id="rzr1n"></span></var>
<cite id="rzr1n"><video id="rzr1n"></video></cite>
<menuitem id="rzr1n"></menuitem>
<var id="rzr1n"></var>
<cite id="rzr1n"><span id="rzr1n"></span></cite>
<var id="rzr1n"></var>
组织机构/年会活动: 中国交易银行50人论坛 中国供应链金融产业联盟中国供应链金融年会 中国保理年会 中国消费金融年会 第三届中国交易银行年会

现金贷遭强力整顿 多数小平台破产跑路大平台裁员

时间: 2018-12-26 13:31:06 来源: 国际金融报  网友评论 0
  • 2018这一年,对互金行业中的每一个人来说都不是太轻松。张磊泡上了一壶冰岛普洱茶,点上了一支黄金叶,静静地坐在我面前,?#20102;?#20102;很久。“时间真快,今年基本一直在瞎折腾,一晃就到年底了。”张磊吐了口烟,难掩满脸的疲惫。

12月14日,周五,晚7点多,记者走进张磊(化名)的公司,开放空间中依稀亮着几盏?#30130;?#21482;有他的办公?#19968;?#26377;人影晃动。

而去年年中的某个周五晚,在更?#29992;?#20142;宽敞的5A?#20934;?#20889;字楼中,办公室至少一半的位置都还有人在?#24433;啵?#26700;上散落着各?#33267;?#39135;,敲键盘的声音此起彼伏。

起风了,天冷了,行业也入冬了。张磊的公司从1000平方米的5A?#20934;?#20889;字楼搬到了如今的400平方米左?#19994;?#26222;通写字楼里。

2018这一年,对互金行业中的每一个人来说都不是太轻松。张磊泡上了一壶冰岛普洱茶,点上了一支黄金叶,静静地坐在我面前,?#20102;?#20102;很久。“时间真快,今年基本一直在瞎折腾,一晃就到年底了。”张磊吐了口烟,难掩满脸的疲惫。

倒春寒:

现金贷遭强力整顿

一边是在国内监管趋严的大形势下?#40644;?#36864;出现金贷市场,另一边?#24378;?#23519;东南亚市场再度告败。初春才刚刚开始,张磊团队似乎就已走入了“死局”。

去年底,伴随着趣店“百亿美金”市?#20498;?#40092;上市,整个行业进入了“最后的疯狂”。监管针对现金贷频发政策,关于网贷备案的动作继续加速。张磊他们这支原本主营现金贷的小团队几乎“抢跑”整个行业,第一批缩量停贷,在几千家现金贷平台中幸存了下来。

“去年12月部分放款的回款情况已不太好,到1月坏账率更是激涨,相较前期坏?#24605;?#20046;翻倍。幸好我们停的比较早,但也有几千万元的损失。”张磊回忆称。

在2017年下半年,头部平台单日放款量已达3亿元,中部平台?#31449;?#25918;款量1亿元,小平台也有?#31449;?#20960;百万元的放款量。随着监管裁判哨声的吹响,在这场“击鼓传花”的游戏中,很多“跑得慢”的小平台直?#21491;?#20026;坏账破产跑路,而大平台的损失也不小。

这从2017年底上市的几?#19968;?#37329;公?#38745;票?#20013;?#37096;?#31397;见一二。

以业内通用的定义M3+,?#20174;?#26399;超过90天的不良贷款率来看,截至2017年12月31日,拍拍贷90天至119天的逾期率为1.63%,相较于2017年第三季度上浮0.61%。而到了2018年3月31日,拍拍贷90天至119天的逾期?#22987;彼?#25856;升至3.83%。

据信而?#26179;?#32463;审计的2017年四季度财报和2017年年报显示,2017年,其消费贷款的年化损失率为3.7%。财报显示,受到现金贷整治的影响,信而富在去年第四季度刻意缩减了放款规模,但逾期率依然有所上升,因此在今年第一季度采取了更加保守的策略。

阳春三月已经来临,但是对现金贷行业来说,这个冬天才刚刚到来。

“在辞退小部分非核心团队、暂停现金贷业务后,我们又评估了东南亚市场的可行性。”张磊告诉记者,早在2017年底,他们曾经去考察过印尼市场,但是由于在当地没有资方关系,市场熟悉程度不够,数据信息量较少,所以并未真正去开拓。“后来,国内监管?#20013;友梗?#25105;们公司两位高管带着?#38469;?#24635;监等一行人二度考察东南亚市场,不仅是印尼,还有柬?#33402;?#27888;国?#22836;?#24459;宾。考察过程中发现,原来业内部分头部公司早已经开始布局,有的甚至已经开展业务”。

不过,这次的考察结果并不太好。

“进军东南亚市场对大型平台来说是个机会,但是对中小型平台来说基本不具备可操作性。一方面,国内大部分头部平台在东南亚和南美都已经有布局,虽然平均每家平台的日放款量都不多,但是市场容量本来也有限,当时进去很有可能变成接盘侠?#40644;?#27425;,事实上,东南亚放款的利润和国内不能比,还有汇率风险、政治风险?#21462;!?#24352;磊表示。

一边是在国内监管趋严的大形势下?#40644;?#36864;出现金贷市场,另一边?#24378;?#23519;东南亚市场再度告败。初春才刚刚开始,张磊团队似乎就已经走入了“死局”。

新转机:

区块链“赚钱效应”

转眼间,上海的梅雨季来临,初夏也已在眼前。彼时,“链圈”异军?#40644;?#20102;好多个做区块链借贷业务的上海团队,而张磊他们也是其中之一。

“如果你今年初问?#26131;?#38065;最容易的行业是?#35009;矗?#31572;案肯定不是现金贷,而是区块链。”张磊谈到,今年初,?#21592;?#29305;币为首的大部?#20013;?#25311;货币价格都创造了新高,但二三?#36335;?#20197;来币价一路下跌,“我们当时预期5?#36335;?#24320;始是个布局的好时机”。

根据CoinDesk数据,今年1月初,比特币价格攀升至历史高位16737.76美元,随后在一个月的时间内下跌至6865.9美元,跌幅近59%。3月,比特币价格?#21561;?#33267;11000美元附近,并在4月回落至6800美元水平。5月,比特币价格再次上涨至10000美元的位置。

这也正是张磊团队正式入场区块链的时间点。

“现在ICO(首?#26410;?#24065;发行)肯定已经不能做,但是我们相信未来区块链?#38469;?#21487;能对产业、对整个社会带来颠覆?#21592;?#38761;,所以我们选择从区块链?#38469;?#20999;入行业。”张磊今年5月在和记者闲聊时还是如此信心满满。

张磊认为,“市场上绝大部分区块链团队都是冲着发币去的,真正做?#38469;?#39033;目的团队屈指可数。而且整体市场还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和2013年时候的互联网金融行业差不多,甚至更早期。整个区块链行业鱼龙混杂,大部分团队都不是?#38469;?#20986;身,反而是?#35272;?#20256;销、虚假白皮书来讲故事。”

于是,5月初开始,张磊团队就花重金开始打造区块链?#38469;酢?#26790;之队?#20445;?#21516;时他们也投了三四个项目。

“招一个?#38469;?#24635;监可能年薪100万元也够了,但是招一个懂区块链?#38469;?#30340;?#38469;?#20154;员,百万年薪只是入门条件而已。”张磊?#30130;?#20182;们想要的?#38469;?#20154;员要对区块链应?#36152;?#26223;有自己的想法,同时还有?#38469;?#20621;身,还需要他是国外名校背景出身。这个团队从?#24515;?#25104;员到团队初具雏形用了整整两个月的时间。

转眼间,上海的梅雨季来临,初夏也已在眼前。彼时,“链圈”异军?#40644;?#20102;好多个做区块链借贷业务的上海团队,而张磊他们也是其中之一。

今年初,就有一大批此前的现金贷从业人员涌入了区块链行业。“而到了今年年中一段时间,链圈出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突然有好多团队开?#30002;?#21306;块链借贷业务,而且这些团队都来自上海。”

一位?#26412;?#30340;区块链自媒体人回忆称。

“我研究过其中一?#19994;?#30333;皮书,主要讲的是以虚拟货币为抵押来进行虚拟货币加杠杆买卖的,说白了就是‘融币’。不过还有一些别的玩法,比如区块链融入P2P行业。具体来说就是,将用户的借贷信息、用户资质上链,来实现链上存证作为风控的一个?#26041;凇!备?#33258;媒体人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针对这块还有不少其他玩法。

小插曲:

掮客生意“泡汤”

今年初夏开始,整个网贷业就面临着?#29616;?#30340;信任危机和行业流动性风险。张磊只成功撮合了一单生意,手上的平台便再也无人问津了。

这个盛夏,不太宁静,特别对于互金行业来说。

一边,张磊团队开始正式操刀区块链项目,而另一边,他们的生意合作伙伴却“出了问题”。

原来,张磊除了做区块链项目之外,还在同时干着网贷平台售卖的掮客生意,负责尽调和引荐撮合。

此前,网贷平台一直是现金贷平台的重要资金来源之一。而今年初夏开始,整个网贷行业就面临着?#29616;?#30340;信任危机和行业流动性风险。

多个成交量千亿级的平台纷纷倒下,几百个中小平台更是因为资金周转问题成了“重灾区”。一方面,没有了现金贷作为重要的资产标的,实体经济项目回报率不足以支撑网贷利润率;另一方面,投资者们如惊弓之鸟一样集中挤兑,生怕自己成了“最后一棒”。

7?#36335;藎?#26477;州骄阳似火,热浪滚滚。短短半个月,数十家平台“暴雷?#20445;?#26366;经名噪一时的牛板金、人人爱家、投融家、云端金融?#35748;?#32487;“沦陷?#20445;?#26477;州一时间成为了P2P“暴风眼”。

而众多中小型平台也在苦苦挣扎?#23567;?#26576;待收20亿元左?#19994;?#23567;型平台人士在8月时曾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他们之前靠现金贷赚了一波钱,按照现在的资金流出速度,大约可以维持到今年底。

但当记者最近想要与该小型平台人士联系时,对方却再?#35009;?#26377;了音讯。

?#23548;?#19978;,从去年开始,“备案?#26412;?#19968;直是悬在网贷行业头上的达摩?#27515;?#26031;之剑。今年初,随着竞争加剧,各项开支飞速增长,好的资产标的却越来越少,不少中小平台已被?#36153;?#21040;几乎没有利润。趁着还有人愿意接手,“卖平台?#24444;?#20046;成了那时一个不错的选择。

“在今年P2P出现频?#21271;?#38647;前,资质较好的中型平台还是很有市场的。一方面,这类有一定的用户留存和流量;另一方面,市场品牌、口碑也较好,吸引了此前未曾入局互金行业的玩家。所以,撮合平台买卖这样的掮客生意?#37096;?#20316;为一种赚外快的方?#20581;!?#24352;磊表示。

但随着网贷行业风险事件频发,张磊只成功撮合了一单生意,手上的平台便再也无人问津了。

转型难:

币圈凉凉,裁员过冬

深秋时节,张磊和他的合伙人们做出了一个重要决定——裁员过冬,活下去。从原先300人的团队直接减少到剩下50人。

对于张磊来说,掮客生意仅是“外快?#20445;?#22240;此网贷行业的风险事件爆发对其的整体影响并不大。毕竟,在那个夏天,研发区块链产品才是他们团队的主业。

而就在记者以为张磊?#38498;?#23558;常驻区块链领域时,事情又出现了变化。

11月中旬,上海气温骤降,而币圈也迎来了更凛冽的寒风。从11月14日开始,?#21592;?#29305;币为首的各类虚拟货币都迎来了新一轮的暴跌。11月14日,比特币报价6252.52美元;12月17日,比特币价格已几近“腰斩?#20445;?#22312;3207.3美元附近徘徊。

11月20日,许久没有在朋友圈出现的张磊更新了一条信息,“币圈已经凉凉,洗?#27492;?#21543;。”

后来,记者得知,原来张磊说的进军区块链行业,不仅是?#38469;?#19978;的转?#20572;?#20182;们团队还买入了不少虚拟货币,比特币、比特币现金、以太坊和很多其他小众币种。

?#25970;矗?#20182;们的区块链项目还要继续吗?区块链的信仰还在吗?

“现在还处于研发状态,但不会像一开始那样的投入大量人力和财力资源了。区块链?#38469;?#30340;研发一定要?#34892;?#24515;,而且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但是现在要说变现还太早。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急需要?#19994;?#19968;个盈利的业务。”和5?#36335;?#20449;心满满进入区块链的张磊相比,现在的他对“可盈利业务”的欲望更加旺盛了。

前述区块链自媒体人曾苦笑?#30130;?#29616;在整个区块链行业真正盈利的就两个产业,交易所?#21520;?#30719;机。但是随着币价下跌,矿机生意也不?#25970;?#21507;香了,矿机巨头纷纷转型AI芯片,目前只剩交易所还能盈利,未来一大批区块链团队还将退出市场。

“压力很大。”张磊一再强调,“?#38469;?#22242;队每个月开销200万元左右,公司每个月基本运营开销接近500万元,但另一方面却一直没有能?#19994;?#25903;撑主要盈利业务发展的行业。”可以说,转型区块链,并未能达到张磊当初想要的效果。

秋风起,落叶黄。深秋时节,张磊和他的合伙人们做出了一个重要决定——裁员过冬,活下去。

“之前我们200人的?#38469;?#22242;队,加上自营外包团队共300多人,直接减少到剩下50人。”张磊谈到,“我们现在不做现金贷根?#20037;?#26377;利润来支撑300多人的开销,现在50个人的小团队还能勉强养活。”

寻方向:

盈利模式待摸索

张磊团队原本的现金贷业务已彻底停摆,别的业务暂时?#35009;?#26377;起色。未来将走向何方?张磊没有给出答案,但他们已做好了明年会更加困难的准备。

2018年冬,申城第一场雪如约而至。

张磊团队只是行业中一个缩影,?#25970;?#21407;来做现金贷的其他团队还安好吗?

“从行业内探听到的消息是,部分平台还在继续放款,部分大平台转型做金融科技?#38469;?#36755;出、做导流平台和产品超?#23567;?#32780;我们原本现金贷业务已经彻底停摆,别的业务暂时?#35009;?#26377;起色。”张磊说。

“既然现在仍有团队还在放款,你们不考虑回归本行,继续做现金贷了吗?”当记者将这一问题抛给张磊时,他坦言,确实有不少平台“重操旧业?#20445;?#20294;事实上?#35009;?#20020;诸多问题:“首先,现在坏账很高,在?#30606;?#25805;作不提高费率的情况下,伴随着获客成本?#20013;?#36208;高,共债现象更甚,高企的坏账率很容易造成亏损?#40644;?#27425;,监管趋严的问题无法回避,风险太大;第三,在经历了一年的转型之后,我们现有成员基因不太再适合继续从事现金贷。”

?#25970;矗?#26410;来张磊团队将走向何方?

“我也时常这样进?#23567;?#28789;魂的拷问’,后面怎么办?”张磊苦笑?#30130;?#21435;年业务如火如?#20445;?#32780;今年忙着?#30606;媯?#24537;着转?#20572;?#19968;转眼,已经又到了年尾。”

张磊又点上了一支烟,摇了摇头说,“太快了,时间真的过得太快了。”

短短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张磊已抽了大半包烟,烟蒂堆满烟灰缸,房间里浓重的烟味就像他剪不断理还?#19994;?#24605;绪。

“我唯一庆?#19994;?#26159;当初没有选择做网贷平台,不然今天咱们或许都不能在这里聊天。虽然2018年对整个互金行业的从业人员来说很难,但是不管怎么说,我们也已经做好了明年会更加困难的准备。”张磊掐灭了烟头,若有所思。


来源:国际金融报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本文来源:国际金融报 作者: (责任编辑:七夕)
  •  验证码:
热点文章
中国贸易金融网,最大最专业的中文贸易金融平台
关键词排列组合
<var id="rzr1n"><video id="rzr1n"></video></var>
<var id="rzr1n"><span id="rzr1n"></span></var>
<cite id="rzr1n"><video id="rzr1n"></video></cite>
<menuitem id="rzr1n"></menuitem>
<var id="rzr1n"></var>
<cite id="rzr1n"><span id="rzr1n"></span></cite>
<var id="rzr1n"></var>
<var id="rzr1n"><video id="rzr1n"></video></var>
<var id="rzr1n"><span id="rzr1n"></span></var>
<cite id="rzr1n"><video id="rzr1n"></video></cite>
<menuitem id="rzr1n"></menuitem>
<var id="rzr1n"></var>
<cite id="rzr1n"><span id="rzr1n"></span></cite>
<var id="rzr1n"></var>
加油网球王子第一部 用java实现彩票走势图 北京pk10在线投注 查询贵州快三开奖结果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开奖 南国彩票1990图规规律 福彩中奖新闻今天的 青海赛马会 足彩投注规则 通比牛牛的规律 新疆时时彩三星全走势 好运彩3公式排列3玩法 德甲附加赛 白小姐二肖中特资料免费公开 18024足彩进球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