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rzr1n"><video id="rzr1n"></video></var>
<var id="rzr1n"><span id="rzr1n"></span></var>
<cite id="rzr1n"><video id="rzr1n"></video></cite>
<menuitem id="rzr1n"></menuitem>
<var id="rzr1n"></var>
<cite id="rzr1n"><span id="rzr1n"></span></cite>
<var id="rzr1n"></var>
組織機構/年會活動: 中國交易銀行50人論壇 中國供應鏈金融產業聯盟中國供應鏈金融年會 中國保理年會 2018第二屆中國消費金融年會 中國交易銀行年會
首頁 >> 消費金融 >> 列表

投資人圍聚上海銀行:阜興270億基金血本無歸,銀行托管到底該不該擔責?

時間: 2018-07-26 08:57:00 來源:   網友評論 0
  • 本文轉自每日經濟新聞 nbdnews&nbsp;綜合自每經APP、21世紀經濟報道、券商中國等

本文轉自每日經濟新聞 nbdnews 綜合自每經APP、21世紀經濟報道、券商中國


在P2P頻繁爆雷的敏感時期,昨日(7月24日)一則配有圖片的文字引發關注“上海銀行270億理財基金,100萬起購,血本無歸”。



銀行發行的理財產品也不安全了?


上海銀行隨即辟謠,此非其發行的理財產品,也非代銷,而是阜興集團旗下三家私募基金管理人發行的私募股權投資基金,上海銀行只是上海多家托管銀行之一。


同時,上海銀行表示:“今日(24日),我行發現有人散布謠言,嚴重損害了我行聲譽。我行已向公安機關正式報案,并將追究謠言散布者的法律責任。”


今年6月底,資產管理總額超過350億元的阜興集團實控人朱一棟失聯,涉及旗下四家私募,百億資金下落不明,在私募界炸開一顆巨雷。


與部分P2P網貸平臺爆雷后,一般由地方公安機關負責登記、偵辦不同,私募基金在這一領域存在監管和處置的模糊地帶。


據21世紀經濟報道消息,投資者稱,此前已向公安部門、基金業協會等監管部門尋求溝通。但公安部門表示,這是經合法備案的私募機構,無法立案;基金業協會則在一則公告中公布了托管銀行的通訊方式,并要求托管銀行代行管理相關責任。


那么,當私募基金發生異常且無法履行管理職能時,作為資產托管方的銀行是否應當承擔責任?


朱一棟失聯,

旗下私募未償資金約180億


6月25日開始,“阜興集團旗下意隆財富要出大事”的消息在私募圈逐步發酵。


6月27日,阜興旗下意隆財富發布聲明“本月25日,意隆財富多個私募基金產品的相對方阜興集團實際控制人朱一棟失去聯系,目前朱一棟管理的阜興集團處于失控狀態。意隆財富將會和各位投資者一起尋求法律援助,通過合法手段進行維權。”


公開消息顯示,朱一棟是阜興集團董事長,1982年出生于江蘇鹽城阜寧,2005年畢業于加拿大約克大學,被稱為“阜寧首富”,坊間傳言,其出手闊綽。其父朱冠成為上市公司大連電瓷(002606.SZ)實控人,目前該公司市值約為21億元。


阜興集團財務人員向媒體透露,阜興集團花銷大于進項,募集的資金很少用于實業,多用于抬高上市公司股價。今年1月29日,央視曾以“神秘賬戶操縱股價”為題曝光朱一棟操縱其父朱冠成控制的大連電瓷股價,非法獲利超6億元,遭到證監會處罰。此事曝光后曾引發部分投資者警覺。


▲朱一棟(圖片來源:阜興集團官網)


華夏時報報道,據投資者稱,此次事件涉及的投資者有近8000人,而由于私募基金百萬起投的門檻,不少投資者可謂是傾盡了舉家之力,同時有部分投資者的投資數額高達兩三千萬元。


6月27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對阜興集團辦公地點進行了實地探訪,發現集團內部已無人上班,兩層樓中的副總裁、總裁室、董事長等高管的辦公室,也都空無一人,隨處可見雜物堆放、礦泉水瓶滿桌。


▲意隆財富辦公樓26層內部情況(每經記者 攝)


當時黃埔區經偵曾告訴記者,“有關意隆財富,昨天到現在是有人來登記,但是和大家說一下,我們還沒有正式受理,是因為這個公司是有牌照的基金公司,目前為止,他所有的產品都是法律允許范圍內的。”


21世紀經濟報道消息,多位阜興系私募內部員工告訴記者,雖然網傳阜興集團旗下目前的私募基金存續規模或達270億元,但據其內部高管介紹,部分已經到期償還,涉及未償資金估計180億元左右。


基金業協會:

托管銀行切實履行共同受托職責


朱一棟的失聯也引起中國基金業協會的注意。


7月13日中國基金業協會發布消息稱,上海意隆財富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上海西尚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上海郁泰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和易財行財富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等4家私募基金管理人的實際控制人失聯以來,相關私募基金管理人經營中斷,嚴重擾亂了私募基金行業秩序,給投資者合法權益造成重大影響。每經小編發現,從股權關系看,這4家私募機構背后均伴隨著阜興集團的影子。


中國基金業協會表示,已經要求相關備案私募基金的托管銀行按照《基金法》和基金合同的約定,切實履行托管人職責,建立應急工作機制,統一登記相關私募基金投資者情況,做好投資者接待工作。


托管銀行已經采取臨時止付、凍結賬戶等措施,以維護好基金賬戶資金安全。備案私募基金的投資者,可以按照托管銀行公布的方式進行登記,提供基金合同、劃款憑證、身份證明等材料信息。


托管銀行要按照《基金法》和基金合同的約定,切實履行共同受托職責,通過召集基金份額持有人會議和保全基金財產等措施,盡最大可能維護投資者權益。


同時,中國基金業協會還公布了四家私募托管銀行的聯系方式,包括平安銀行、恒豐銀行、上海銀行、光大銀行、浦發銀行、浙商銀行、招商銀行。



而意隆財富也于7月13日發布公告,試圖將自身應依法承擔的保全基金財產等責任轉嫁給托管銀行。


顯然,托管銀行方面并不這樣認為。上海銀行回應表示,“前期,投資者已通過多種方式向監管機構、公安機關、行業協會等表達維權訴求。


近日,投資者提出托管銀行應履行‘召開持有人大會’、‘開展資產保全’等超出托管銀行法定職責范圍的訴求,我行已通過多種渠道和方式向投資者進行解釋,但部分投資者仍然采用了非理性的維權行為。”


據券商中國報道,記者采訪多家托管銀行,有三家銀行明確表示,截至目前,已經完全凍結了相關基金的托管賬戶,對相關賬戶內全部資金停止辦理現金支付和資金轉出。


“但其實現在賬上資金沒剩多少了,因為從基金發起之前,很多項目就已經到位了。基金發起成立之后,為了正常的付息,這些資金也必須都投出去。我不知道其他銀行的情況,我們行賬戶里的資金剩下小部分。”其中一名托管行人士告訴記者。


中銀協法律顧問:

銀行不承擔共同受托責任


值得注意的是,7月23日晚間,中國銀行業協會連續發布兩篇文章闡述銀行托管與私募基金的權責關系。


一篇是中銀協首席法律顧問卜祥瑞的采訪內容《銀行托管私募基金權責清晰 依法依約不承擔共同受托責任》。



卜祥瑞表示,針對上海意隆等4家私募基金管理人的實際控制人失聯,根據有關銀行報告,銀行作為私募基金的托管機構,已嚴格按照《基金法》等有關法律法規規定,并依據《托管合同》約定,恪守契約精神,依法依約采取臨時止付、凍結賬戶等措施,及時履行妥善保管基金財產等職責。


需要說明的是,各銀行在《托管合同》中有關當事人承諾與聲明、權利與義務中,均明確銀行對托管資產的托管,并非對私募基金管理人設立的合伙企業本金或收益的保證或承諾,銀行不承擔合伙企業投資風險。


卜祥瑞從四個方面闡述了銀行托管私募基金的權責問題。


第一,《基金法》并未規定銀行共同受托責任。


卜祥瑞表示,《基金法》僅適用于公募和私募證券投資基金。4家阜興系私募基金管理人中,意隆財富、郁泰投資和西尚投資等3家公司管理的均為私募股權基金、創業投資基金或其他私募投資基金,不是私募證券投資基金,不應適用《基金法》;易財行財富資產管理公司管理的雖為私募證券投資基金,但該基金無托管人。


第二,依據《私募投資基金監督管理暫行辦法》規定,托管銀行并不具備“召開基金份額持有人會議”等法定職責。


第三,托管銀行依法依規不承擔“統一登記私募基金投資者情況”義務。


第四,商業銀行作為托管機構依法不承擔“保全基金財產”連帶責任。


卜祥瑞強調,個別機構與部分投資者要求托管銀行承擔共同受托責任,甚至要求托管銀行統一登記投資者情況等,這些要求不僅違反了《基金法》等法律法規規定,也與證監會、基金業協會發布的規章和規范性文件存在沖突,而且缺乏合同依據。


同時,上述要求也不符合“資管新規”提出的打破資管行業剛性兌付、防控金融風險原則,極易強化投資者的剛性兌付預期,弱化市場紀律,增加道德風險。


卜祥瑞表示,托管銀行應當而且必須根據法律規定及合同約定履行好相關職責,但是決不能超越法律法規、合同賦予的托管義務,否則容易將外部風險傳導到銀行體系。


銀行是金融體系穩定的“壓艙石”,如果損害了銀行體系穩定性,將會動搖整個金融體系的穩定性。


另外一篇是中國銀行業協會首席經濟學家巴曙松教授寫的《合理界定托管機構的職責范圍,促進資產管理業務鏈的良好合作》。



關于托管機構在資產管理業務鏈中的職責定位,巴曙松指出,在目前的監管框架下,中國的托管機構所承擔職責主要是合同約定的資產保管、資金清算、核算估值、投資運作監督、信息披露、獨立建賬、資料保管等事項。這些職責的界定來自不同監管部門的相關法規。


巴曙松認為,托管機構所承擔的合同約定的資產保管、資金清算、核算估值、投資運作監督、信息披露、獨立建賬、資料保管等職責,對私募基金管理人來說,既是一種專業服務,同時又形成一定的制衡,為了確保這種制衡功能的順利發揮,托管機構與基金管理人之間應當有清晰的責任劃分。


例如,如果私募管理人的實際控制人“失聯”,不宜將接管責任超出合同范圍延伸到托管機構,因為這不僅和整個資管新規一直致力于破除資產管理行業的剛性兌付和軟約束的政策導向相悖,也容易導致私募基金管理人的道德風險。


在這種情況下,更為合理的方式,應當是盡快組織原基金管理人團隊人員繼續履行管理人職責,并尋找合適的私募管理人接替原管理人;同時,在必要時,由監管部門、地方政府牽頭組織成立清算小組,做好資產保全、清算分配事宜。


本文轉自每日經濟新聞 nbdnews 綜合自每經APP、21世紀經濟報道、券商中國


[收藏] [打印] [關閉] [返回頂部]


  •  驗證碼:
熱點文章
中國貿易金融網,最大最專業的中文貿易金融平臺
关键词排列组合
<var id="rzr1n"><video id="rzr1n"></video></var>
<var id="rzr1n"><span id="rzr1n"></span></var>
<cite id="rzr1n"><video id="rzr1n"></video></cite>
<menuitem id="rzr1n"></menuitem>
<var id="rzr1n"></var>
<cite id="rzr1n"><span id="rzr1n"></span></cite>
<var id="rzr1n"></var>
<var id="rzr1n"><video id="rzr1n"></video></var>
<var id="rzr1n"><span id="rzr1n"></span></var>
<cite id="rzr1n"><video id="rzr1n"></video></cite>
<menuitem id="rzr1n"></menuitem>
<var id="rzr1n"></var>
<cite id="rzr1n"><span id="rzr1n"></span></cite>
<var id="rzr1n"></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