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rzr1n"><video id="rzr1n"></video></var>
<var id="rzr1n"><span id="rzr1n"></span></var>
<cite id="rzr1n"><video id="rzr1n"></video></cite>
<menuitem id="rzr1n"></menuitem>
<var id="rzr1n"></var>
<cite id="rzr1n"><span id="rzr1n"></span></cite>
<var id="rzr1n"></var>
組織機構/年會活動: 中國交易銀行50人論壇 中國供應鏈金融產業聯盟中國供應鏈金融年會 中國保理年會 中國消費金融年會 第三屆中國交易銀行年會

財務盡調過程中如何“防雷”

時間: 2018-10-05 21:42:13 來源:   網友評論 0
  • 由于IPO審核進程加快,不少公司準備加快沖擊IPO的進程,如果企業業績短期內達不到上市的要求,不少企業鋌而走險粉飾財務報表;

作者:劉嘟

來源:小兵研究、信貸共學


財務盡調過程中如何“防雷”


由于IPO審核進程加快,不少公司準備加快沖擊IPO的進程,如果企業業績短期內達不到上市的要求,不少企業鋌而走險粉飾財務報表


于是市場上涌現了一批以Pre-IPO項目為代表的高風險項目,本文試著從筆者做財務盡調過程中發現問題的案例中總結出一些共性的東西,供大家在實際工作中參考。


1、關注是否存在與同一家客戶同時發生銷售、采購的交易的情況。


這種財務造假的手法常見于平臺類公司


例如某B2B公司,因為存在業績對賭壓力,虛構了2億元與國外某公司的銷售,同時虛構了與另外一家國外公司的采購,銷售采購金額完全一致。


2、關注是否存在通過關聯方虛構收入、虛減成本的情況。


關注被盡調企業是否與兩家存在關聯關系的公司同時存在銷售、采購的的情況。


如果交易是虛構的,銷售所收到的資金往往會通過采購交易還給關聯的公司,從而完成資金的閉環


如果被盡調企業與兩家存在關聯關系的公司同時存在銷售、采購的的情況,在盡調過程中需要重點關注交易的真實性和被盡調企業與交易對方否存在實質關聯方關系。


例如,A公司2016年9月22日與B公司簽訂了一份總金額為920萬的銷售合同,服務內容為多媒體平臺系統開發與服務;


A公司2016年確認了600萬的應收賬款及收入,2017年確認了320萬的應收賬款及收入,A公司分別于2017年1月、2017年3月收到銷售回款。


2016年12月10日,A公司與C公司簽訂了一份合同總金額為920萬的采購合同,內容為視頻內容許可;


A公司分別于2017年2月、2017年3月支付了600萬、320萬元的版權使用費,版權授權使用年限為5年,A公司賬面計入了無形資產科目,尚未攤銷。


我們注意到B公司與C公司的注冊地址雖然不在同一個城市,但是C公司在合同文本上留的聯系地址卻與B公司的聯系地址一致;


因此上述多媒體平臺系統開發與服務收入與版權授權使用費如果屬于公司與對方的資源互換,則實際上起到了調節報表利潤的作用;


因為系統開發的人力資源成本屬于固定成本,不考慮企業所得稅的影響;


因為該項交易A公司2016年度凈利潤增加了566萬元、2017年凈利潤增加了302萬元;


如果A公司與B公司的系統開發合同為虛構交易,2016年度、2017年的凈利潤則分別虛增了566萬元、302萬元。


同時,還需要關注被盡調企業與新增供應商發生的交易,是否有通過實質關聯方采購從而調節成本的情況。


例如,某被盡調企業2016年新增加一家A公司為供應商,從A公司基本的工商信息資料可以看出,A公司成立時間較短,成立時間不滿一年,注冊資本只有200萬元;


經營范圍中并未包含終端設備的生產制造,但是被盡調企業2016年卻從A公司采購幾億元的終端設備;


按照正常的商業邏輯來判斷,公司一般不會與注冊時間不長的新增供應商發生較大規模的交易;


盡調過程我們對A公司進行了實地的走訪,發現其辦公地址與被盡調企業在A公司當地的辦事處在同一個地方;


在我們的一再追問下,被盡調企業最后承認了與A公司存在實質關聯方關系。公司通過該關聯方采購低于市場價的終端設備,從而達到虛減成本的目的。


3、關注毛利率的變動。


如果被盡調企業報告期內生產技術、經營模式沒有發生較大的改進,企業的毛利率應該保持相對穩定;


如果發現被盡調企業的毛利率提升較快,往往需要多加小心。


如A公司從2015年至2017年6月,綜合毛利率從24%上漲到31%;


在此期間公司的生產技術并沒有取得突破性的改進,取得超過行業平均毛利率是不合常理的;


并且該公司產品的售價在報告期內呈現下降趨勢,而單位成本卻在一年之內下降了20%,后來我們發現公司是通過少計成本的方式虛增了報告期內的利潤。


4、 小心預付款項和在建工程陷阱。


很多舞弊案例顯示,預付款項和在建工程往往暗藏“地雷”;


如果公司存在體外補給成本的情況,往往需要通過在建工程、預付款項等形式實現資金的閉環。


例如某公司決定投資4億元實施新材料項目,報告期內已經完成1.2億元;


盡調過程中發現公司、公司的關聯方以及融資租賃公司簽訂了一份直租類的融資租賃合同,直租的設備供應商為公司的關聯方;


這樣公司既能獲得實施新項目所需的設備,公司的關聯方又能獲得融資,即公司的實際控制人能取得融資所得款項,成功實現財務造假的資金循環;


而且經過比對后發現,融資租賃合同中所列設備價格遠遠高于同類型設備的市場價格,公司實際控制人以虛報在建工程造價的方式,從公司把多付出的成本套現出去。


5、 實地觀察企業的經營現場,關注非財務數據與財務數據之間的邏輯關系。


財務盡調的過程中實地觀察企業的生產車間等生產現場,從物流、資金流、票據流或信息流等不同角度驗證業績的真實性,往往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獲。


筆者在盡調某個企業的過程中,無意中訪問了一個車間的負責人,并且拿到了一個產品系列的原材料用料表;


回來按照出庫數量乘以單位產品的耗用量以后,主要原材料耗用原材料的金額大約是賬面發出該原材料金額的兩倍;


等我們轉身再去車間找負責人求證的時候,對方就拒絕回答問題,而且表情已經表現得不自然了。


6、警惕受收入確認受政策影響較大的行業。


某公司原定于2017年3月28日披露2016年年報,3月28日的時候發了一則公告聲明由于審計工作進度的原因推遲了年報披露的時間(背黑鍋的會計師)。


2017年4月6日,公司又發了一則公告,凈利潤直接從7億減少至2個億;


原因是2017年3月20 日財政部、科技部、工業和信息化部、發展改革委聯合下發的《關于開展 2016 年度新能源汽車補助資金清算工作的通知》(財辦建【2017】20號)的要求,


“非個人用戶購買的新能源汽車申請補貼, 累計行駛里程須達到3萬公里(作業類專用車除外),目前行駛里程尚不達標的新能源汽車,應在達標后申請補貼,補貼標準和技術要求按照獲得行駛證年度執行。” 


公司2016年出售的新能源車由于行駛里程未能達到規定的3萬公里,故將歸屬于新能源車輛的收入成本全部沖回,影響凈利潤達到5個億之多。


我們現場盡調的時間是3月13日,新的政策日期雖然是3月20日,但是實際公示日期是3月27日;


如果是在新政下來之前做的盡職調查,后續如果沒有繼續關注政策的變化就先做出決策的話,可能就會與實際情況相差較遠。


這種受政策影響極大的項目,盡調時需要格外關心政策的變動,一不小心就會掉到坑里。


財務盡職調查往往是時間緊,任務重,盡職調查過程中需要保持高度的職業敏感才能避開一個又一個的“雷區”。


[收藏] [打印] [關閉] [返回頂部]


  •  驗證碼:
熱點文章
中國貿易金融網,最大最專業的中文貿易金融平臺
关键词排列组合
<var id="rzr1n"><video id="rzr1n"></video></var>
<var id="rzr1n"><span id="rzr1n"></span></var>
<cite id="rzr1n"><video id="rzr1n"></video></cite>
<menuitem id="rzr1n"></menuitem>
<var id="rzr1n"></var>
<cite id="rzr1n"><span id="rzr1n"></span></cite>
<var id="rzr1n"></var>
<var id="rzr1n"><video id="rzr1n"></video></var>
<var id="rzr1n"><span id="rzr1n"></span></var>
<cite id="rzr1n"><video id="rzr1n"></video></cite>
<menuitem id="rzr1n"></menuitem>
<var id="rzr1n"></var>
<cite id="rzr1n"><span id="rzr1n"></span></cite>
<var id="rzr1n"></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