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rzr1n"><video id="rzr1n"></video></var>
<var id="rzr1n"><span id="rzr1n"></span></var>
<cite id="rzr1n"><video id="rzr1n"></video></cite>
<menuitem id="rzr1n"></menuitem>
<var id="rzr1n"></var>
<cite id="rzr1n"><span id="rzr1n"></span></cite>
<var id="rzr1n"></var>
組織機構/年會活動: 中國交易銀行50人論壇 中國供應鏈金融產業聯盟中國供應鏈金融年會 中國保理年會 2018第二屆中國消費金融年會 中國交易銀行年會

吳敬璉最新演講:中國經濟很多基本問題沒弄清楚

時間: 2018-09-25 11:42:38 來源:   網友評論 0
  • 近日,吳敬璉在接受媒體采訪的時候提到:我覺得不要發明什么新的東西了,為什么?因為我們十八屆三中全會那個決議,那個東西是非常好的。現在最重要的就是一條條落實。但是你要檢查一下336項,每一項到底怎么樣,是不是?至于說后來提的一些口號,那都是那個的延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它最根本的問題就是改革。

作者 | 吳敬璉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

本文來自9月15日作者在“第三屆野三坡中國經濟論壇”上的開幕致辭

編者按

近日,吳敬璉在接受媒體采訪的時候提到:我覺得不要發明什么新的東西了,為什么?因為我們十八屆三中全會那個決議,那個東西是非常好的。現在最重要的就是一條條落實。但是你要檢查一下336項,每一項到底怎么樣,是不是?至于說后來提的一些口號,那都是那個的延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它最根本的問題就是改革。


吳敬璉在野三坡論壇上發表了最新演講,這次談到的問題之前吳老也反復提及過。吳老近幾年來一直在強調研究基礎問題的重要性,并指出“中國經濟基本問題沒弄清楚,也就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我常常說這么三句話:開拓思想市場,研究基本問題,探索中國長期發展的路徑,核心是研究基本問題。


我覺得改革開放以來,經濟學界的同仁們對改革開放做出了很多貢獻。但是有一個問題始終困擾著我們,就現象答問題的多,對基本問題卻常常研究不透。現象這個東西是多種規定的集合,而且是千變萬化的。一個新的現象出現以后熱鬧一通,但淺嘗輒止,沒有把這個基本問題弄明白。過了兩天,有某些因素發生了變化,有可能是一種很偶然、很次要、很短期的因素,導致現象表現有所不同,于是又來一次浪潮。這個浪潮又是這樣,就事論事、淺嘗輒止。當同樣的事情以稍有不同的面貌出現時又覺得是一個新問題。因為對本質沒有認識,所以新現象出現的時候,原來那些得到的認識不但沒有深化,反而忘了,于是又重新來,每次都從零點開始,每次都走不遠。”


附吳敬璉演講全文:


歡迎大家來參加我們野三坡中國經濟論壇,相聚一堂,討論“提升城市競爭力”問題。我在第一屆論壇上說了三句話的寄語,我想把這三句話作為對這次論壇的寄語提出來,就是“開拓思想市場、研究基本問題、探尋中國發展的路徑”。對于我們這些關心、支持、推動中國改革和發展的人們來說,這三句話里面,最重要的就是“研究基本問題”。


因為中國經濟社會處于轉型時期,我們面臨的問題非常的多,有很熱烈的討論,也有很多成果。但是往往流于現象層面的討論,就事論事,對于基本問題、對于問題的本質缺乏透徹的理解,因此沒有形成一些大家都能夠認可的共識。因為基本問題沒有弄清楚,也就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就以我們這次論壇的主題“提升城市競爭力”來說,它包含的問題非常多,譬如農民工的市民化問題、城市化的資金來源問題、城市公共服務均等化問題,等等。這些問題已經討論了十幾年了,但是對于基本問題沒有深入地討論,沒有形成共識。


譬如說,對城市的規模問題有很多討論。有的人認為,城市規模應該越來越大越好;有的人認為,中國的大城市病已經很嚴重了,所以要發展小城鎮。各執一詞,言人人殊。這里牽涉到一個根本問題:到底城市化的功能是什么?這個問題沒有深入地討論。所以對于城市規模問題,就很難用一套經濟學的共同語言來進行辯駁。


有些人認為,城市規模和城市競爭力、城市效率是正相關的。他們可以舉出一些例子,把一些城市規模和效率做一個回歸,證明了二者是正相關的。但是,就像我們經濟學走過的道路一樣,用回歸來分析問題,發現兩個變量之間是正相關的,并不能證明它們是因果關系。


十多年以來,在城市化的功能問題上,人們的看法不斷地變動,至今也沒有一個能夠說服大家的解釋。在21世紀初期,城市熱衷于大投資,出現了一些學者所批評的“造城大躍進”。當時的說法,城市化是投資的主要來源。但是后來出現了一些消極現象,一些城市用海量投資搞“形象工程“、“政績工程”、搞大城市鋪攤子,等等。


于是,后來的說法變化了,說城市化的功能主要是擴大內需、拉動消費。2012年中國經濟增長速度有所下降,但是2013年第一季度城市住房銷售增長了60%多,從而把經濟增長速度拉上去了。于是就有人做了理論上的說明:農民進城以后需求增加,于是商品房的銷售大幅度地提高,城市建設投資支撐了經濟增長。


后來,經濟學家發現這里面有一個概念上的誤區。經濟學所說的能夠支撐增長的需求,是有購買力的需求,不是那種心理上的需求。農民進了城以后可能想住上和城市人一樣的大房子,但是根本的問題在于他們收入有沒有增長,有沒有錢,否則這種心理需求并不能夠變成經濟意義上的實際需求。


到了2013年、2014年,流行的觀點又變了:城市化是工業化、現代化的自然結果,不能夠靠城市化去推動工業化和現代化,因而不能人為推動城市化加速。

在那個時候,我對這個問題也做了一些研究。我發現,我們這里對城市化功能的看法,跟國際上經濟學家主流的看法有很大的差距。2007年哈佛大學教授格萊澤寫了一本書《城市的勝利》,對城市化功能做了一個很簡明的界定:因為人們在城市里的聚集,使得他們能夠進行思想交流,于是城市就成為創新的發動機。他從歷史上講起。古希臘時代,學者們在雅典的柏拉圖學園里進行交流,發展出很多新思想;文藝復興時代,畫家們在意大利的一些城市里聚集,繪畫技術有了很多新發展。他一直講到硅谷。這書給我很大的啟發。


2010年我們在做“十二五”預研究的時候,邀請了幾位世界著名的經濟學家,包括美國經濟學家保羅·羅默(Paul M.Romer)。羅默到北京進行考察,在北大光華管理學院做了一次關于城市化的學術報告。他說,當人們在城市中聚集,人和人之間面對面交流,能夠促進新思想(ideas),所以城市化的功能就是產生新思想、新技術、新制度。他說,因為城市化有這樣的功能,所以人們聚集的密度越大,效率就越高。


對這一點我不太同意,我跟他討論的時候,就講了我們在蘇州的調查。蘇州好不容易從西部地區引進了一些人才,幾個月以后卻跑到上海去了。蘇州認為,因為上海是大城市,各種文化設施都比蘇州強。其實,那時候蘇州已經規模很大了,而且上海近在咫尺,可以很近便地享受上海文化。我們調查發現,問題不在規模,技術人員說主要的問題是蘇州閉塞,在這里待幾年以后技術水平就趕不上了時代了,而在上海技術水平可以不斷進步。所以蘇州主要問題是來者不拒,專業太多,于是同專業能夠交流的人數太少,達不到提高技術水平的臨界點。


羅默說,我的這個意見非常好,除了要發展城市之外,還要加上一條:專業化。


我后來到廣東去討論這個問題,就說了一個意見。金融因為涉及到的專業太多,要達到臨界點,城市的規模就要很大。所以金融中心越大,城市的規模越大。紐約是世界金融中心,有一千萬人口。但是制造業不一樣了,它和其他產業之間的關系就不那么密切,所以美國波音商用飛機的生產基地就在西雅圖的小鎮上。還有商業,原來要在大城市里,網絡發達以后也不需要在大城市了。

因此,基本問題搞清楚了,就有分析框架來研究城市規模問題,而不是簡單地說城市規模越大越好,或者城市規模越小越好。所以我認為,城市化的基本問題需要討論,這樣一些具體問題才能夠討論清楚。


同樣,中國經濟也有很多基本問題沒有進行深入地討論,沒有建立起清晰的分析框架。有許多名家參加本次論壇,我希望大家能夠在一些基本問題的深入研究上取得成果,能夠形成一些分析框架,以此來分析我們的具體問題。也衷心希望野三坡中國經濟論壇能夠持續地辦下去,不斷地為我們國家的改革和發展作出貢獻。


[收藏] [打印] [關閉] [返回頂部]


  •  驗證碼:
熱點文章
中國貿易金融網,最大最專業的中文貿易金融平臺
关键词排列组合
<var id="rzr1n"><video id="rzr1n"></video></var>
<var id="rzr1n"><span id="rzr1n"></span></var>
<cite id="rzr1n"><video id="rzr1n"></video></cite>
<menuitem id="rzr1n"></menuitem>
<var id="rzr1n"></var>
<cite id="rzr1n"><span id="rzr1n"></span></cite>
<var id="rzr1n"></var>
<var id="rzr1n"><video id="rzr1n"></video></var>
<var id="rzr1n"><span id="rzr1n"></span></var>
<cite id="rzr1n"><video id="rzr1n"></video></cite>
<menuitem id="rzr1n"></menuitem>
<var id="rzr1n"></var>
<cite id="rzr1n"><span id="rzr1n"></span></cite>
<var id="rzr1n"></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