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rzr1n"><video id="rzr1n"></video></var>
<var id="rzr1n"><span id="rzr1n"></span></var>
<cite id="rzr1n"><video id="rzr1n"></video></cite>
<menuitem id="rzr1n"></menuitem>
<var id="rzr1n"></var>
<cite id="rzr1n"><span id="rzr1n"></span></cite>
<var id="rzr1n"></var>
組織機構/年會活動: 中國交易銀行50人論壇 中國供應鏈金融產業聯盟中國供應鏈金融年會 中國保理年會 2018第二屆中國消費金融年會 中國交易銀行年會
首頁 >> 國際結算 >> 實務 >> 列表

黃益平:人民幣國際化再出發須先解決匯率問題

時間: 2018-09-25 14:04:18 來源:   網友評論 0
  • 人民幣國際化是一個需要反復討論、反復論證的重要問題。本文回顧了人民幣國際化所經歷的波折,探討了人民幣成為國際貨幣所需要的條件。本文指出,現在是進一步推動人民幣國際化的好時機,人民幣國際化如果要再出發,當務之急是要解決人民幣匯率的靈活性問題。

  本文經《清華金融評論》授權轉載

    文/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副院長黃益平


人民幣國際化是一個需要反復討論、反復論證的重要問題。本文回顧了人民幣國際化所經歷的波折,探討了人民幣成為國際貨幣所需要的條件。本文指出,現在是進一步推動人民幣國際化的好時機,人民幣國際化如果要再出發,當務之急是要解決人民幣匯率的靈活性問題。

2017年的《徑山報告》系統地討論了下一步中國金融的問題,但沒有展開闡述人民幣國際化的問題。但這個問題很重要,需要反復討論、反復論證。眼下人民幣國際化如果要再出發,當務之急是要解決人民幣匯率的靈活性問題。

根據個人有限的知識,中國人民銀行最初考慮人民幣國際化的問題是在2006年左右。中國人民銀行在當時的一個報告里討論人民幣國際化的問題時,提出了兩條腿走路的策略:一是擴大跨境人民幣的使用,二是推動資本項目的開放。這是一個非常清楚的思路,并且這個思路到今天仍然適用。

人民幣的國際化

人民幣國際化進程自2009年開始加速推動,當時正值金融危機,全球危機還處在非常嚴重的階段。在這個背景下,央行推動人民幣國際化有點逆勢而為,因為在當時經濟惡劣、國內在刺激經濟增長的環境下,人民銀行反而在很積極地推動人民幣的國際化。當時最主要的政策是推動跨境貿易和跨境投資人民幣的結算,此后也陸續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來推動人民幣國際化進程。這些措施的實施在當時來看,是非常令人意外的,但以今天的角度回望,就會發現這其中比較清楚的邏輯。中國人民銀行原行長周小川提出,長期來看,以美元為主權貨幣主導的國際貨幣體系是有問題的,他特別提到了特里芬兩難對美國來說是一個難題。從當前看來,特別提款權(SDR)和國際貨幣改革委員會都是明確可實施的結論。

2009年開始,我國就采取了很多措施,如增加跨境貿易和投資的結算、建立香港等地的離岸市場以及在香港發行人民幣計價的資產,同時開放了債券市場,最終人民幣進入SDR籃子。這些都是人民幣國際化進程中非常大的進展。

2015“8·11匯改以后,人民幣國際化步伐一下子慢了下來,在一定意義上來說這確實是一個很出乎意料的變化。匯率機制改革是一項非常市場化的舉措,是順應潮流、也是回應當初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工作人員批評所做的改進,是一個非常好的策略。但是后來很不幸地引發了對人民幣貶值的市場預期,導致資本外流的壓力增大。

對此,央行采取了很多措施,其中最主要的是穩匯率和穩市場預期。其實際的結果就是,一方面以前人民幣國際化的很多努力,都停下來了,甚至在一定意義上來說是走了回頭路;另一方面,跨境資本流動上的壓力大大加強。在當時拓流入、限流出這樣一個政策背景下,國際化很難再展開。香港離岸市場匯率,最后變成了對國內市場預期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干擾。所以后來市場流動性減少、市場規模縮小。

人民幣國際化再出發

一種貨幣的國際化程度,一般要看這種貨幣的三大功能,即支付、計價和儲值在國際上的體現。從目前來看,我國開放了人民幣市場,并且人民幣也加入了SDR,在這三大功能中,人民幣的支付功能體現得最好,在儲值功能方面也有比較大的進展,但是在計價方面的突破不是非常大,相對比較滯后。今后這方面要做的工作還有很多,不可能一步到位,也不能在短期內達成。

但在2015年以后,人民幣國際化進程基本停了下來。一些國際商業金融機構開始抱怨,此前為推進人民幣國際化建立的很多基礎設施和設立的部門,如今國際化進程停了下來,使其業務的發展也受到了影響。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2016年底,市場預期開始平穩。此前在市場不穩定時引入的跨境資本流動加強管理的措施如今也已經逐步退出。從這個角度來說,現在正是一個非常好的時機,可以進一步推動人民幣的國際化。

針對此前人民幣國際化進程中出現的一些問題,關于人民幣成為國際貨幣需要的條件需要進行認真的探討和研究。參考其他國家的一些經驗,對人民幣進行分析,簡單來說要成為國際貨幣要有三個條件:一是國家經濟要比較強大,同時要保持高度的開放;二是要有一個比較發達、開放,同時流動性很充裕的金融市場;三是需要有一個相對透明、公平的制度環境。這三個條件缺一不可。

在非專業的討論會上經常會聽到中國是現在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人民幣成為國際貨幣理所應當的說法,通過回看美元崛起的歷史就能看出,這個說法存在偏差。早在20世紀初,美國的經濟規模就已經遠遠超過了排在二、三位的經濟體的總和,但美元在當時很長的一段時間內都沒有成為國際儲備貨幣,這就意味著經濟規模并不是唯一的決定條件。

金融市場的開放和流動性也是成為國際貨幣一個很重要的條件。日本曾經有一位財政部副部長在推動日元國際化時表示,日元在國際化道路上沒有非常成功的一個原因是因為日本人的英文比較差。這可以說是一個笑話,但其背后要表達的深層含義讓人深思。日本人的英文水平在一定意義上來說影響了日本金融市場的開放,投資者到日本去買金融資產或者做投資,還需要帶翻譯一起,這就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市場的開放,這只是其中的一個影響因素。另一點是雖然日本金融市場非常大,但是大多數人和中國市場的投資者一樣,買了債券以后持有到期,沒有換手、沒有交換,這既影響了價格發現,又影響了市場退出。債券市場開放和金融市場開放是一樣的。在一定意義上來說,在推動人民幣國際化進程時也要考慮金融市場的開放問題。同時,這些問題也表明人民幣國際化是一個長期的任務。

提高匯率靈活性

目前首先要考慮的是人民幣匯率靈活性的問題。人民銀行發布的人民幣匯率的報告中一般有三句話:第一句是要增加靈活性,第二句是讓市場因素在供求關系、在匯率水平的決定當中發揮越來越大的作用,第三句是在短期內保持均衡水平上的相對穩定。這實際是逐步讓市場發揮更多決定性的作用,不斷向市場均衡靠近。

但現實當中經常碰到的問題是,市場一波動大家就開始緊張,這種緊張不僅是決策者緊張,而是所有市場參與人士的緊張,結果就變成市場一波動,央行就出來干預,導致最后大家都覺得央行肯定是偽干預。2015年的“8·11匯改以后忽然形成大范圍的貶值預期,在一定意義上就是因為過去沒有波動性,改革讓市場觸動很大。有些機構曾在香港發行過一些債券,在人民幣貶值預期開始后,給了他們一個措手不及,很多機構開始匆忙還債。其原因就在于,他們在海外借債的時候,沒有考慮到人民幣貶值的可能,沒有做任何對沖,也沒有做任何的風險管理,一旦出現波動,就會處于被動狀態。

2016年底到現在,央行沒有再采取經常性的管理,如果能一直堅持走這條路,把匯率的靈活性提高,消除未來可能會碰到的一些障礙,下一步人民幣國際化的道路一定會走得更好。

本文根據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在黑龍江省伊春市舉辦的第二屆中國金融四十人伊春論壇上的演講整理而成。


[收藏] [打印] [關閉] [返回頂部]


  •  驗證碼:
熱點文章
中國貿易金融網,最大最專業的中文貿易金融平臺
关键词排列组合
<var id="rzr1n"><video id="rzr1n"></video></var>
<var id="rzr1n"><span id="rzr1n"></span></var>
<cite id="rzr1n"><video id="rzr1n"></video></cite>
<menuitem id="rzr1n"></menuitem>
<var id="rzr1n"></var>
<cite id="rzr1n"><span id="rzr1n"></span></cite>
<var id="rzr1n"></var>
<var id="rzr1n"><video id="rzr1n"></video></var>
<var id="rzr1n"><span id="rzr1n"></span></var>
<cite id="rzr1n"><video id="rzr1n"></video></cite>
<menuitem id="rzr1n"></menuitem>
<var id="rzr1n"></var>
<cite id="rzr1n"><span id="rzr1n"></span></cite>
<var id="rzr1n"></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