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rzr1n"><video id="rzr1n"></video></var>
<var id="rzr1n"><span id="rzr1n"></span></var>
<cite id="rzr1n"><video id="rzr1n"></video></cite>
<menuitem id="rzr1n"></menuitem>
<var id="rzr1n"></var>
<cite id="rzr1n"><span id="rzr1n"></span></cite>
<var id="rzr1n"></var>
首頁 >> 黃金 >> 每日金評 >> 列表

構筑人民幣國際化下的黃金戰略:不是多空 而是顛覆

時間: 2016-04-27 17:50:43 來源: 中國黃金網  網友評論 0
  • 從巴黎到布魯塞爾,恐襲的陰影籠罩著全球,并催化著全球經濟格局的重構。破碎的貨幣之錨、衰老的歐洲,以及蹣跚的文明,讓舊有的經濟秩序不斷動搖和坍塌

來源:中國黃金網


從巴黎到布魯塞爾,恐襲的陰影籠罩著全球,并催化著全球經濟格局的重構。破碎的貨幣之錨、衰老的歐洲,以及蹣跚的文明,讓舊有的經濟秩序不斷動搖和坍塌,也使新的規則和體系不斷孕育和建立。在一片殘破的金融危機、地緣危機、經濟危機的廢墟之上,我們看到了光。


黃金,愈是在危機時刻,愈是發出耀眼的光芒。而當黃金戰略上升為國家戰略,就不僅意味著在舊秩序中擴張,更強烈昭示著新經濟格局的重建。


貨幣失錨 黃金閃光


1971年,布雷頓森林體系的瓦解,意味著以黃金為核心的價值貨幣及固定匯率制度的終結,人類進入到信用貨幣時代,35美元兌換1盎司黃金成為歷史。


信用時代失去了信用,貨幣失去了價值衡量之錨。美元與黃金脫鉤,從此二者走上了截然相反的道路——在美元日益走向沒落的同時,黃金卻經受住了時間的考驗,以其不隨某個國家的貨幣浮動而變化的內在價值,成為唯一“超越主權的國際貨幣”,在貨幣體系的博弈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隨著經濟全球化不斷加深,各國紛紛意識到增加黃金儲備的重要性。


據世界黃金協會統計,全球央行2015年黃金需求為588噸,連續20個季度成為黃金凈買家。2015年全球黃金投資需求為878噸,同比上年815噸上漲8%,投資者抓住金價走低的機遇不斷購買黃金。2016年年初至今,黃金投資需求強勢依舊。


另外,自德國提出“黃金回家”計劃,欲取回存放在國外的黃金儲備后,瑞士和法國等多個歐洲國家也欲加入這一行列,而荷蘭則已經將他們的122噸黃金從紐約運回了阿姆斯特丹。


“黃金回家”范圍的擴大表明,黃金在信用危機時刻是信心的保障,而美元作為全球存儲貨幣的地位日漸式微。長期以來,美元霸權肆無忌憚,沒有了黃金作為價值尺度,美元如同脫韁的野馬,激起一片片貨幣超發的泡沫。由于美元支配著國際貨幣體系,美國不可避免地將自己的利益凌駕于國際體系之上。從而,使國際金融體系的信用基礎產生了動搖。雖然國際貿易中仍然擺脫不了對美元的依賴,使美元依舊擁有在匯率波動不定的國際環境中防范風險、穩定匯率的中心貨幣地位,但在自由開放的金融條件下,美元失去了絕對壟斷地位,新興經濟體的主導貨幣獲得了成長機會。


隨著歐盟和新興市場的崛起,美元在國際金融體系中的霸權地位不斷遭到其他貨幣經濟體的反抗,去美元化的熱潮愈演愈烈。從法國到俄羅斯,從伊朗到柬埔寨,紛紛揭竿而起,加速非美元化。中國也積極響應,一方面大力增加黃金儲備,從長期和戰略的角度出發,動態調整我國國際儲備規模,并且大力建設黃金國際板,推出人民幣計價黃金品種,加快黃金市場國際化發展步伐;另一方面,深化人民幣匯率機制改革,形成人民幣緊盯一攬子貨幣的浮動匯率機制,最終使人民幣作為全球第四大支付貨幣登上了國際舞臺,也使黃金市場國際化與人民幣國際化的融合發展條件成熟。


兩化融合 三極博弈


人民幣國際化與黃金國際化最初是各自獨立推進的。2008年7月,中國人民銀行設立匯率司,負責根據人民幣國際化的進程發展人民幣離岸市場,開啟了人民幣國際化之路。2009年7月,正式啟動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試點。


中國黃金市場國際化目標的提出起始于2004年,周小川在上海召開的倫敦金銀市場協會年會上表示,中國黃金市場要逐步實現三個轉變:從商品交易為主向金融交易為主轉變、由現貨交易為主向期貨交易為主轉變、由國內市場向國際市場轉變。


雖然站在了不同的起跑線,然而目標都只有一個:打造全球博弈體系的“第三極”。人民幣要成為同美元、歐元同等地位的國際儲備貨幣;而黃金市場也欲與“倫敦金”和“紐約金”三分天下。同一個夢想,讓人民幣和黃金市場攜起手來,在國際化的進程中互相促進與融合,黃金讓人民幣重塑價值之錨,黃金市場國際化成為我國金融市場國際化的先行試點,進一步推動人民幣國際化;人民幣掛鉤原油、黃金等大宗商品,為擴大人民幣作為支付手段增加了籌碼,也讓黃金市場國際化擁有了大國貨幣的依托。


2014年9月18日,黃金國際板正式在上海自貿區上線,我國黃金市場開啟了走向對外開放的大門。國際板以人民幣計價設立三種交易標的,成為“倫敦金”、“紐約金”之外名副其實的“上海金”。中國黃金市場在國際黃金市場上邁出了堅實的一步。


以人民幣計價的黃金交易標的的推出,離不開人民幣國際地位的支撐。為此,中國人民銀行積極推動人民幣加入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2015年11月30日,這一目標終于實現。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決定將人民幣納入特別提款權貨幣籃子,使SDR 貨幣籃子相應擴大至美元、歐元、人民幣、日元、英鎊5種貨幣,人民幣在SDR貨幣籃子中的權重為10.92%,美元、歐元、日元和英鎊的權重分別為41.73%、30.93%、8.33%和8.09%。人民幣的“入籃”,也將使以人民幣計價的“上海金”迎來蓬勃發展的歷史機遇期,將推動中國黃金市場建立起更加充滿活力的、品種完善的黃金市場體系,更有效地彰顯黃金市場國際化對人民幣國際化的窗口作用。


國之權重 增儲黃金


2015年7月17日,中國人民銀行宣布,將按照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數據公布特殊標準(SDDS)每月公布我國黃金儲備變化,并且從長期和戰略的角度出發,根據需要,動態調整國際儲備組合配置,保障國際儲備資產的安全、流動和保值增值。


中國人民銀行每月發布我國黃金儲備變化顯示,自2015年7月至2016年3月,中國人民銀行連續9個月增加黃金儲備規模,截至2016年3月,黃金儲備規模達5779萬盎司,在世界黃金協會發布的全球官方儲備國家排行中,排名第五。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易綱在今年的全國兩會上接受《中國黃金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去年以來央行增儲黃金是從戰略角度對國際儲備的再平衡,是央行進行多元儲備戰略的具體體現。


不僅中國在增加黃金儲備,俄羅斯、土耳其、哈薩克斯坦等,也都是黃金市場的重要買家。俄羅斯央行2015年全年總計增持了208.4噸黃金,截至2016年1月,其黃金儲備增加到了1435.9噸,占外匯儲備的13.8%。自2007年以來,俄羅斯黃金儲備出現了持續增長。2016年1月份,俄羅斯黃金儲備增加了21.4 噸,土耳其增加了1.18噸,哈薩克斯坦增加1.17噸,依舊呈增持趨勢。


綜觀歷史不難發現,黃金在應對國家危機中,時刻發揮著避風港的作用。上世紀80年代,巴西出售黃金儲備緩解了債務壓力;90年代,韓國動用官方和民間黃金儲備還債,穩定了該國經濟和金融體系。2015年,俄羅斯大幅增加黃金儲備,有效抵御了美歐的經濟制裁,緩解了盧布大幅貶值的壓力。黃金始終是保障國家抵御外部風險的安全資產,黃金流動性好、變現能力強的特點,使國家償付能力增強。黃金是一國信用的保證。


在大國貨幣發展的歷程中,黃金曾為英鎊的國際儲備地位奠定基礎,為美元霸權提供保障,為歐元的國際性提供支撐,從而提高了美國和歐洲在全球的地位和話語權。在中國經濟全球化日益深入的形勢下,黃金也有必要為人民幣的國際化推波助瀾,作中國大國崛起的先行軍。


大國戰略 黃金先導


回顧歷史可以看出,大國的崛起都伴隨著相應的國際化戰略,而每一個擁有大國夢的國家都重視儲備黃金。


地理大發現和殖民擴張的先驅葡萄牙和西班牙帝國,貿易路線曾橫跨全球,當前,葡萄牙和西班牙以382.5噸和281.6噸黃金位于世界黃金協會官方黃金儲備排行表第15和第20位。法國、德國、美國,這些曾經的大帝國,其黃金儲備都排名在中國之前。美國更是憑借8133.5噸黃金儲備,使其霸權地位難以撼動。


當前,中國正在“一帶一路”的國家戰略引領下迅速崛起。本質不同的是,“一帶一路”戰略不是中國的霸權擴張,而是全球的合作共贏之路。“一帶一路”為我國黃金行業帶來了巨大的戰略機遇,蘊含著巨大的黃金資源和市場。黃金行業率先走上“一帶一路”不但是踐行國家戰略的需要,更是實現大國夢的堅強后盾。


“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是全球黃金市場重要的供應方,也是重要需求方。據統計,“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黃金儲量總和約為2.1萬噸,占全球總儲量的41.5%;2014年,沿線國家黃金產量總和為1116噸,占全球總產量的35.6%;全球20大黃金礦山有6座位于該區域。同時,該區域的黃金首飾消費和實物黃金投資需求旺盛。2015年,中國仍然穩居全球最大黃金生產國和最大黃金消費國地位,印度黃金消費2015年第四季度一挽頹勢,以同比增長6%的需求量,繼續發揮中流砥柱的作用。


我國黃金資源大省及重點產金企業也分布在“一帶一路”之上。在推動“一帶一路”的愿景和行動中,中國黃金集團公司已率先邁出重要一步。2015年5月初,在國家主席習近平對俄羅斯進行國事訪問期間,中國黃金集團公司總經理、黨委書記宋鑫與俄羅斯極地黃金公司的代表簽署了有關合作開發黃金及有色金屬資源的框架協議,成為踐行“一帶一路”國家戰略的“排頭兵”。


大國崛起需要黃金的背書,將黃金產業的發展與國家戰略相結合,進一步體現黃金的戰略價值,也是黃金行業全產業鏈升級的必然要求。黃金市場是我國金融體系中一枚細微卻又重要的齒輪,它的轉動喚醒的是蘊藏在中國經濟發展深處的巨大潛能,是世界經濟新格局重構的顛覆力量。


全球秩序 重塑格局


長期以來,中國雖然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但在全球化的經貿合作中備受阻撓。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歷經復關與入世多重波折與談判,中國欲加入跨太平洋戰略經濟伙伴協定(TPP)被拒于門外。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國際經濟專家陳鳳英的評論一針見血,不是中國不遵守規則,而是美國發現對手已經長大,“剛加入WTO時,都是外國人提要求,現在中國開始提出自己的方案”。


中國正在謀求全球經濟的主導權,加快實施自由貿易區戰略,逐步構建立足周邊、輻射“一帶一路”、面向全球的自由貿易網絡。2015年12月,由中國倡議、57國共同籌建的新型多邊金融機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正式宣告成立。這是中國在美國衰落、歐洲衰老的形勢下,打造的全球經濟新秩序,是自由貿易下建立的人類文明的升級。


我國黃金市場國際化的步伐也正在加速。2015年6月16日,中國銀行成為亞洲首家直接參與倫敦金銀市場協會黃金定價的銀行,進一步提升中資機構對國際黃金定價的話語權。同年10月,中國建設銀行成為繼中國銀行之后第二家獲得黃金定價權的中資機構。中國在黃金定價權方面的努力終于開花結果,成為全球黃金市場上不可忽視的力量。上海黃金交易所已發展成為全球最大的現貨黃金市場,黃金國際板發展迅猛,截至目前,已有63家國際會員和眾多國際客戶參與了上海黃金交易所人民幣報價黃金交易,黃金市場國際化進程取得了很大進展。


戰略決定格局。正如李克強總理在2016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指出的,我國將加快實施自由貿易區戰略,積極商簽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加快中日韓自貿區等談判,推進中美、中歐投資協定談判,加強亞太自貿區聯合戰略研究,推進貿易自由化。這是一個均衡、共贏、包容的國際經貿體系,這是一個深層次、高水平、全方位的對外貿易開放格局。在人民幣國際化戰略的帶動下,隨著人民幣黃金定價的開啟,黃金市場也必將從市場跟隨者向全球領導者實現質變。


[收藏] [打印] [關閉] [返回頂部]


分享到:
本文來源:中國黃金網 作者: (責任編輯:七夕)
  •  驗證碼:
熱點文章
中國貿易金融網,最大最專業的中文貿易金融平臺
关键词排列组合
<var id="rzr1n"><video id="rzr1n"></video></var>
<var id="rzr1n"><span id="rzr1n"></span></var>
<cite id="rzr1n"><video id="rzr1n"></video></cite>
<menuitem id="rzr1n"></menuitem>
<var id="rzr1n"></var>
<cite id="rzr1n"><span id="rzr1n"></span></cite>
<var id="rzr1n"></var>
<var id="rzr1n"><video id="rzr1n"></video></var>
<var id="rzr1n"><span id="rzr1n"></span></var>
<cite id="rzr1n"><video id="rzr1n"></video></cite>
<menuitem id="rzr1n"></menuitem>
<var id="rzr1n"></var>
<cite id="rzr1n"><span id="rzr1n"></span></cite>
<var id="rzr1n"></var>